白话聊斋:新婚之夜,面对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书生是如何辨别的

国内新闻 浏览(1234)

  原标题:白话聊斋:新婚之夜,面对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书生是如何辨别的

  (重温聊斋系列019篇《阿绣》)

  这一篇故事虽然有狐狸,但是只占据了部分的篇幅,大部分是关于书生和民女阿绣之间追求爱情的故事。女狐阿绣虽然与书生有过短暂的爱情,但是,书生明显害怕狐狸,所以,女狐阿绣最终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成全了书生和民女阿绣的爱情。女狐阿绣本来就是后来者,放手是应该的,但是勇气和胸怀,只得赞许,让人高看一眼。

  

  话说海州的刘子固,十五岁那年,去盖县看望舅舅。看见杂货铺里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子,心里喜欢上了,就假意说买扇子,其实是想借机接近她。哪知道女子转头喊来父亲,刘子固故意把价钱压得很低,走了。他躲得远远的,看见女子的父亲进去了,他又去买扇子。女子又要喊父亲,刘子固忙说:“不必喊了,你说个价就行了。”女子调皮地一笑,故意说了个高价,刘子固也不还价,付钱走了。

  第二天,刘子固又来了,买了扇子刚走,女子追出来,说是故意把价钱说高了,还了一半的钱给刘子固。刘子固觉得她很诚实,更喜欢她了。这以后,只要瞅见女子的父亲不在店里,刘子固就上前,和女子闲聊,慢慢地,两人熟悉了,得知女子姓姚。但凡刘子固买的东西,女子包装好后,都会用舌尖舔一下纸边粘好。刘子固担心把舌痕弄乱了,回家后也不打开包装。这种怪癖被仆人发现了,就告诉了刘子固的舅舅,舅舅就逼着刘子固回去。刘子固把买来的东西装在箱子里藏好,没人时,就打开来瞧一瞧,思念女子。

  转眼就过了一年,刘子固又去探望舅舅。才放下行李,就跑到店铺里找姚姓女子,谁知店门紧闭。一打听,因为生意不好,一家人回老家广宁去了。刘子固像丢了魂似的,住了几天,就匆匆地回去了。回去后茶饭不思,精神不振。母亲得知缘由,心想,不如依着儿子,就让刘子固去舅舅家,让舅舅帮忙说媒。舅舅马上去了姚家,回来说,不好办了,阿绣已经许给广宁人了。刘子固垂头丧气地回了家,常常拿出箱子里的东西出神,希望天下能有第二个阿绣。

  

  这一天,有媒人来提亲,夸赞复州黄家姑娘美艳动人。刘子固不信,带着仆人驾车去复州暗访。进了西城门,忽然看见旁边一家屋里的女子很像阿绣。刘子固打听得这家姓李,就远远地守着,希望能再看见这位女子。可是,一连几天,女子也没有出现。

  一天傍晚,女子忽然出来了,看着刘子固,指指身后,又把手掌放在额头上,然后进屋去了。刘子固不解其意,信步走到屋后,看见一堵矮墙,恍然大悟,就蹲在草丛里等候。很久,姑娘从矮墙上露出头来,刘子固仔细一看,正是阿绣,就问她怎么来这里了?阿绣说,姓李的是她表叔。刘子固又问:“你不是许配人家了吗?”阿绣说那是父亲不想她嫁这么远,故意骗人的。刘子固心里高兴坏了。阿绣让刘子固把仆人支出去睡,她晚上过来。

  回到旅店,刘子固等着阿绣。不一会,阿绣就来了,还是穿着旧时的衣裤。到了四更天气,阿绣就走了。自此后,阿绣晚上来,早上走。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刘子固也不管黄家姑娘了,更不想回家。一天半夜里,老仆起来喂马,看见刘子固屋里亮着灯,凑近一看,发现了阿绣,大吃一惊,也不说破。一直到第二天,才对刘子固说起,这附近一带常闹鬼狐,而且他打听过了,李家没有亲戚住在这里,姚家的姑娘,怎么可能孤身一人来这里?而且这女子面色太白,两颊略瘦,笑起来没有酒窝,不如阿绣美,根本就不是阿绣。

  

  刘子固仔细一揣测,确实如此。两人商定,女子来后,让仆人捉拿。晚上,女子一来,就先发制人,让仆人扔掉棍棒,摆上酒来,与刘子固话别。她举起酒杯说:“你们不用谋害我,我自己走。你看看,我哪里比不上阿绣?我不比阿绣差。等你结婚时,我再来与新娘子比一比谁美。”一饮而尽,转身走了。看来,真是狐狸。

  刘子固相信狐狸的话,知道阿绣还没有许配人家,就亲自跑到盖县租住在姚家附近,托人说媒。姚妻说,小叔子给阿绣在广宁说了人家,阿绣的父亲带着她回广宁相亲去了,不知道能不能成,只有等他们回来再说。刘子固一听,又闷闷不乐起来,只得等候消息。

  过了十几天,忽然爆发战乱。刘子固急忙收拾回家,半路上遇见军队,主仆被冲散,刘子固被抓了起来。因为是文弱书生,士兵疏于防范,被刘子固偷了一匹马逃跑了。半路上,忽然被一女子呼喊,居然是阿绣。刘子固狐疑地问道:“你真的是阿绣?”阿绣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问?刘子固就将遇见假阿绣的事情讲了。

  

  阿绣说,老家里确实说了一门亲,还没有来得及下聘,就发生了战乱。她和父亲从广宁回来,路上遇见军队,匆忙间,忽然一名女子拉着她的手,飞一样地把她救了出来。然后把她放在这里,说是刘子固会从这里经过。刘子固知道是狐狸相帮,心存感激,两人骑着马回到了刘子固的家里。

  婚礼当晚,刘子固拿出收藏的那些东西,打开一盒粉,竟然是尘土,刘子固大呼奇怪。阿绣掩嘴笑道:“这是当初故意戏弄你的,想不到现在才打开。”两人正在说笑,忽然进来一人,说道:“你们就不感谢媒人吗?”居然又来了一个阿绣。母亲和家人闻声赶来,竟然都分辨不出真假。刘子固仔细审视了一番,才朝假阿绣作揖感谢,假阿绣拿过镜子看了看,转身跑了。

  

  后来有一天,狐狸来了,说出了缘由。阿绣本来是她前世的妹妹,不幸夭折。她比不上妹妹聪慧漂亮,想不到隔了一世,自以为超过了她,可是仍然比不上。她冒充阿绣和刘子固在一起,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以假乱真,却被仆人看出端倪。看来,这一世,她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阿绣了。刘子固也才恍然,难怪两人长得这么像,他原以为女狐是故意装成阿绣的样子,原来错怪她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正经说

  原标题:白话聊斋:新婚之夜,面对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书生是如何辨别的

  (重温聊斋系列019篇《阿绣》)

  这一篇故事虽然有狐狸,但是只占据了部分的篇幅,大部分是关于书生和民女阿绣之间追求爱情的故事。女狐阿绣虽然与书生有过短暂的爱情,但是,书生明显害怕狐狸,所以,女狐阿绣最终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成全了书生和民女阿绣的爱情。女狐阿绣本来就是后来者,放手是应该的,但是勇气和胸怀,只得赞许,让人高看一眼。

  

  话说海州的刘子固,十五岁那年,去盖县看望舅舅。看见杂货铺里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子,心里喜欢上了,就假意说买扇子,其实是想借机接近她。哪知道女子转头喊来父亲,刘子固故意把价钱压得很低,走了。他躲得远远的,看见女子的父亲进去了,他又去买扇子。女子又要喊父亲,刘子固忙说:“不必喊了,你说个价就行了。”女子调皮地一笑,故意说了个高价,刘子固也不还价,付钱走了。

  第二天,刘子固又来了,买了扇子刚走,女子追出来,说是故意把价钱说高了,还了一半的钱给刘子固。刘子固觉得她很诚实,更喜欢她了。这以后,只要瞅见女子的父亲不在店里,刘子固就上前,和女子闲聊,慢慢地,两人熟悉了,得知女子姓姚。但凡刘子固买的东西,女子包装好后,都会用舌尖舔一下纸边粘好。刘子固担心把舌痕弄乱了,回家后也不打开包装。这种怪癖被仆人发现了,就告诉了刘子固的舅舅,舅舅就逼着刘子固回去。刘子固把买来的东西装在箱子里藏好,没人时,就打开来瞧一瞧,思念女子。

  转眼就过了一年,刘子固又去探望舅舅。才放下行李,就跑到店铺里找姚姓女子,谁知店门紧闭。一打听,因为生意不好,一家人回老家广宁去了。刘子固像丢了魂似的,住了几天,就匆匆地回去了。回去后茶饭不思,精神不振。母亲得知缘由,心想,不如依着儿子,就让刘子固去舅舅家,让舅舅帮忙说媒。舅舅马上去了姚家,回来说,不好办了,阿绣已经许给广宁人了。刘子固垂头丧气地回了家,常常拿出箱子里的东西出神,希望天下能有第二个阿绣。

  

  这一天,有媒人来提亲,夸赞复州黄家姑娘美艳动人。刘子固不信,带着仆人驾车去复州暗访。进了西城门,忽然看见旁边一家屋里的女子很像阿绣。刘子固打听得这家姓李,就远远地守着,希望能再看见这位女子。可是,一连几天,女子也没有出现。

  一天傍晚,女子忽然出来了,看着刘子固,指指身后,又把手掌放在额头上,然后进屋去了。刘子固不解其意,信步走到屋后,看见一堵矮墙,恍然大悟,就蹲在草丛里等候。很久,姑娘从矮墙上露出头来,刘子固仔细一看,正是阿绣,就问她怎么来这里了?阿绣说,姓李的是她表叔。刘子固又问:“你不是许配人家了吗?”阿绣说那是父亲不想她嫁这么远,故意骗人的。刘子固心里高兴坏了。阿绣让刘子固把仆人支出去睡,她晚上过来。

  回到旅店,刘子固等着阿绣。不一会,阿绣就来了,还是穿着旧时的衣裤。到了四更天气,阿绣就走了。自此后,阿绣晚上来,早上走。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刘子固也不管黄家姑娘了,更不想回家。一天半夜里,老仆起来喂马,看见刘子固屋里亮着灯,凑近一看,发现了阿绣,大吃一惊,也不说破。一直到第二天,才对刘子固说起,这附近一带常闹鬼狐,而且他打听过了,李家没有亲戚住在这里,姚家的姑娘,怎么可能孤身一人来这里?而且这女子面色太白,两颊略瘦,笑起来没有酒窝,不如阿绣美,根本就不是阿绣。

  

  刘子固仔细一揣测,确实如此。两人商定,女子来后,让仆人捉拿。晚上,女子一来,就先发制人,让仆人扔掉棍棒,摆上酒来,与刘子固话别。她举起酒杯说:“你们不用谋害我,我自己走。你看看,我哪里比不上阿绣?我不比阿绣差。等你结婚时,我再来与新娘子比一比谁美。”一饮而尽,转身走了。看来,真是狐狸。

  刘子固相信狐狸的话,知道阿绣还没有许配人家,就亲自跑到盖县租住在姚家附近,托人说媒。姚妻说,小叔子给阿绣在广宁说了人家,阿绣的父亲带着她回广宁相亲去了,不知道能不能成,只有等他们回来再说。刘子固一听,又闷闷不乐起来,只得等候消息。

  过了十几天,忽然爆发战乱。刘子固急忙收拾回家,半路上遇见军队,主仆被冲散,刘子固被抓了起来。因为是文弱书生,士兵疏于防范,被刘子固偷了一匹马逃跑了。半路上,忽然被一女子呼喊,居然是阿绣。刘子固狐疑地问道:“你真的是阿绣?”阿绣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问?刘子固就将遇见假阿绣的事情讲了。

  

  阿绣说,老家里确实说了一门亲,还没有来得及下聘,就发生了战乱。她和父亲从广宁回来,路上遇见军队,匆忙间,忽然一名女子拉着她的手,飞一样地把她救了出来。然后把她放在这里,说是刘子固会从这里经过。刘子固知道是狐狸相帮,心存感激,两人骑着马回到了刘子固的家里。

  婚礼当晚,刘子固拿出收藏的那些东西,打开一盒粉,竟然是尘土,刘子固大呼奇怪。阿绣掩嘴笑道:“这是当初故意戏弄你的,想不到现在才打开。”两人正在说笑,忽然进来一人,说道:“你们就不感谢媒人吗?”居然又来了一个阿绣。母亲和家人闻声赶来,竟然都分辨不出真假。刘子固仔细审视了一番,才朝假阿绣作揖感谢,假阿绣拿过镜子看了看,转身跑了。

  

  后来有一天,狐狸来了,说出了缘由。阿绣本来是她前世的妹妹,不幸夭折。她比不上妹妹聪慧漂亮,想不到隔了一世,自以为超过了她,可是仍然比不上。她冒充阿绣和刘子固在一起,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以假乱真,却被仆人看出端倪。看来,这一世,她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阿绣了。刘子固也才恍然,难怪两人长得这么像,他原以为女狐是故意装成阿绣的样子,原来错怪她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刘子固

  阿绣

  刘子

  广宁

  女子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