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乐会成为 现代人内心的需要”

国内新闻 浏览(1736)

吴昊(中)首秀《国乐大典》第二季

吴昊在表演中的表现

羊城晚报记者艾秀珍

观看之前格莱美奖的获奖者,来自中国的音乐家两次获得重量级奖。他是跨界音乐家吴昊。 2010年,吴昊和马友友获得第52届格莱美最佳跨境古典专辑奖。 2017年,吴昊以《Sing Me Home》获得第59届格莱美世界音乐专辑奖。

很少见的是音乐家仍然很谦虚。最近,在广东卫视的第二季《国乐大典》,吴昊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我一直在问自己,还是有些不对劲。”

民间音乐必须是1 + 1> 2

民间音乐必须是1 + 1> 2

吴昊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5岁时跟随父亲学习琵琶和琵琶等民间乐器。 16岁时,他开始创作并演唱流行歌曲。 1991年底,吴昊和其他四位成员组成了中国第一支学术摇滚乐队转世乐队,结合了民族音乐和时尚摇滚。他们的杰作《烽火扬州路》改编自辛弃疾的古老词汇。这首歌让吴昊一时成名,很多人都记得他的紧张声音。

吴昊认为,年轻人应该继承民间音乐中的传统事物,并将其与其他乐器和音乐元素结合起来:“将会有'1 + 1> 2'的化学反应。”他说中国人民看待中国。文化不仅应该是茶,闻到气味,弹钢琴,还是背诵诗歌,而应该是对这种生活方式的认识:“当我们对传统文化有更深刻的理解时,民间音乐是自然的。必不可少的,它将成为一种发自内心的需要。“当前社会处于一种快节奏的审美习惯,民间音乐只需要每个人都冷静下来:”我们祖先留下的音乐传达了这一天。人类统一的概念是一种尊重自然,尊重生命的音乐。现代人也希望安静地躺在床上或沙发上,享受被音乐沐浴的感觉。“

至于中国民间音乐应该如何“走出去”,吴昊坦率地说,这并不容易:“音乐必须走出去,首先是相互尊重,你必须对自己的音乐有深刻的理解,然后用国际语言接受方式,慢慢告诉对方:“我们的音乐非常漂亮,你想体验它吗?”拼命地“会有一份好工作”

吴昊一直坚持将中西音乐融合在一起,赋予它们新的活力。 2004年,吴昊创作了由中国音乐家组成的乐队中国喜鹊,并成为中国民间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现代摇滚等音乐风格的稀有乐队。

虽然他是一名跨界人士,但吴昊明确反对年轻音乐家中更为普遍的现象,即“没有良好基础的整合”。 “我们都会被外部形式所打扰。我也一样。我常常穿长披肩,穿皮裤和花衬衫,我不能在舞台上傲慢.”吴昊表达了他对年轻人的羡慕人们的创造力和舞台的年轻力量是免费的。 “但音乐总有一些常识。你学的越多,掌握的越多,你将来可以创造的空间就越多。”

在参与的第二季《国乐大典》,由吴昊带来的木乐团的第一阶段揭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乐团成员和88岁的鼓王安智顺演奏古典打击乐《老虎磨牙》让观众明确地“看到中国民间音乐的传承”和“非常冠军”。在采访中,吴昊并没有掩饰他的赞赏:“我非常敬佩他们的领导人宋一波,并对她的卓越精神印象深刻。团队中的一些成员身体不好,手中的血管已经发育病变,但他们仍然努力练习。我认为一个好的工作必须绝望出来。“

(艾秀)

http://newuse.produtividade360gra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