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山东大学的女学生,学伴事件让我对社会过早地失望了

国内新闻 浏览(1356)

   13:30

  来源:VICE中国

作为一名山东大学的女学生,学伴事件让我对社会过早地失望了

  305528002dc4449e827f2fac24b96ce6.jpeg

  因为近日 “山东大学为留学生配置女学伴” 的事件,山大学生过去几天的日子很不好过,尤其是女学生。如下面这句评论所说,这个话题处在民族主义、性别关系、留学生优待等等敏感话题的交叉点上,让山大(再次)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山东大学这次太牛逼了,让五毛因为民族主义愤怒,美分因为侵犯人权愤怒,丝因为嫉妒愤怒,女权因为被物化而愤怒。能把这些不共戴天的人团结起来,实在是个奇迹。”

  情绪激流的狂欢中,舆论发酵速度惊人,再加上山大令人不敢恭维的公关水平,事情基本已经无法收拾了。但整件事让我最愤怒的,是我和我身边的女同学因此遭遇的一切。自媒体的无良,网民的恶意,学校的处理不力,为这些买单的却是什么都没做错的我们。

  d3b302e82b17415e9915d92d2e8b490b.jpeg

  这位同学顺利地毕业了,开心拍了 vlog 纪念一下,结果收到大量不堪入目的评论

  事情的开始是一个 “报道”:山东大学为一位留学生配备三位学伴。配图是几个深色肤色的男孩和华人女孩的合影,引导性很强。居心不良的选图下面居然还有一行小字:配图与文章内容无关。无关你用这图是什么意思?

  76afbbc058ce49789b4b836ee1a776af.jpeg

  我猜想这篇 “报道” 的编辑,不要脸地点了发布之后,大概还很是得意吧。

  db5efd6d90094c489912190a1f60cf32.jpeg

  相关微博下的评论,这样的侮辱只是冰山一角

  舆论就这样沸沸扬扬地起来了。在传播过程中,部分媒体刻意强调 “中国女大学生”、“黑人男留学生” 这两个符号,并反复言说 “一男对三女”,甚至发明 “三陪一” 这种明显带有导向性及侮辱性的词语,令人严重不适。很快,网络上充斥着对山大学生的人身攻击。山大被诟为 客”,山大的女学生则被称为 “妓女”。网民们使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去攻击无辜的学生,展现了惊人的词汇量与修辞水准,但内容核心来来去去就一件事:荡妇羞辱。

  74b5a750eabd4a4e976f1fa9ed44bcf7.jpeg

  学校同学间的互相提醒

  更糟糕的是,人们不满足于敲着键盘发泄情绪,有些行动力更强的人已经进入山大的校园内。这些人可能是嗅到了有利可图、有热点可蹭的气息而来,也可能单纯只是想图个乐子,亲身上阵感受一下侮辱山大女学生的快感。路过的人也恶意满满。我身边的女同学说已经不敢打车了,随便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能开山大女生的下流玩笑。剩下的我们就算没有亲身遇到这些糟心的事,心中也整日被一种阴霾感笼罩着,这种感觉是愤怒、无力和失去尊严感的合体。

  c96695dda9da4118924ec9e8adca4f04.jpeg

  山大的学生群群号被公布在网上,近日学生群和校园有很多校外人员涌入

  这次的事件演变至如今的局面,原因看似很复杂:第一,对外国留学生不满的舆情基础早已存在,学伴制度的 “报道” 又点了把火;第二,国人对 “有色人种” 的种族歧视(注意,只是针对 “有色人种” 哦,白人好着呢)也是根深蒂固的文化惯性;第三,一些自媒体/营销号毫无操守,有意混淆视听。

  事后已经有几篇公众号对山大的所谓学伴制度做出了解释(比如 李思磐这篇)。我也了解到,参加学伴制度的留学生群体最主要的是亚洲学生,大部分来自韩国和日本,而公众号动辄就上黑皮肤的留学生照片,邪恶得令人作呕。我也询问了几位参与学伴计划的女学生,她们的参与动机很普通,也很常见:想锻炼口语,想了解国外文化。但是如今一群网络喷子会跑来告诉她们:不,你不想,你参加学伴计划只是为了 “吃洋垃圾”。

  1f2f06f119724bf5b70f0f1a5da45a38.jpeg

  另外,后面被曝出的 “25人陪护一名留学生” 一事,其实是因为需要的陪护时间长,大家也都很忙,所以每人只负责一天时间的陪护,只是普通的轮班制而已,远非大部分人想象中的25人前呼后拥伺候 “洋老爷”。另外,这段公告上可是只征求男性陪护,前面那些抓住男女交往大做文章的营销号,这时候就选择性失明了。

  09301a816594473ca61083177a47113b.jpeg

  2018年的新闻,证明学伴制度并非留学生专属

  最后还有一个原因,山东大学的公关水准堪忧,面对营销号的恶意引导与网民的情绪轰炸,不能给出清晰的解释,也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学生。事情爆发之后,山大给过两次回复,一次语气生硬,内容官方;一次道歉认怂,老实投降。

  c8fc4d5de32e4bceb27472c2b6604142.jpeg

  山东大学的第二次回应,主要内容是道歉

  然而,面对网络暴力与舆论危机,推卸责任给上级单位无用,给出毫无诚意的道歉也无事于补,网民的情绪没有得到平息,反观山大学生的反应,也基本都是对校方公关不作为的极度失望。

  在一个社会里,女人总是被给予一个守护文化传承和家庭荣誉的象征角色。学者 Anthias 和 Yuval-Davis 在《Racialized boundaries: Race, nation, gender, colour and class and the anti-racist struggle》(2005)中写道,这种女性身体的象征意义意味着,国族身份的建构本身就是一种男性特权。学者刘禾(1994)更是这样总结,“民族主义本就是一种强烈的父权意识形态。”

  民族主义(nationalism)和性别歧视(sexism),就这样绞缠在了一起。

  事件之后人们对山大女生骚扰、侮辱和网络暴力,是源于 “老外睡了我们的女人” 这样一个双重打击民族尊严和男性尊严的想象。这想象裹着点历史记忆的影子,还有半殖民和国土侵犯的集体伤痛,但骨子里其实是最不堪的男权主义 “真理” 对女人的占有。“中国女人被占有” 不会让他们愤怒,“中国女人被外国男人占有” 才会。

  这种思路看似 “原始”,伴随的画面可能是冷兵器时代的攻城略地,战败民族男性被杀光,女性像物品一样被掳走占有,但事实上,它在所谓文明的现代社会不断的重复着 因为人们对民族和对性别的根本理解,其实恐怕没比部落时代进化多少。

  日军侵犯中国,强奸中国女人;苏联攻克柏林,强奸德国女人;德国女人和犹太人交往,被纳粹当种族叛徒;要是跟德国军人交往,战后又被同盟国作为 “通敌者” 惩罚甚至判刑(若在二战后法国和挪威,和德国士兵交往过的女人被游街/剃头/逮捕甚至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你甚至可以自行更换这句话的主语,随便带入任何年代,任何两个民族/国家,任何一场战争,而它将永远成立,因为 “在民族主义的话语中,控制妇女的身体总是与民族的荣誉维系在一起。”(P. van der Veer, Religious Nationlism: Hindus and Mulism in India) 换个粗暴一点的说法,男人以民族荣誉为名制造出战争和冲突,却总是女人付出代价。

  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往往来自被 “外族男人” 阉割的愤怒。所以最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往往也是最激烈的男权主义者。他们说:“我们不满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拥有超越中国公民的待遇”,但当有人拿出证据说明外国留学生的 “优待” 并非如媒体的渲染(比如 这篇),他们却选择闭上耳朵不听 因为,这根本不是他们最在意的。

  他们想做什么呢?不是去改变制度,也不是去挑战(在他们自己的想象中)“阉割” 了他们的男人(我们并不是说他们应该这样做),而是去欺负从头到尾没有发言权的女学生,以 “媚外” 为名满足自己处决 “种族叛徒” 的杀意。

  这是父权性别秩序最残忍的声音,是毒性男性气质(toxic masculinity)最丑陋的一张脸。对 “荣誉感” 的过度敏感永远源于自卑,这些网络上施暴、现实中骚扰山大女生的人们很可怜。但可怜的人也可能是最残暴,所以他们毫无保留地辱骂,带着相机到校园中骚扰,拍摄上传视频,毫无愧意,因为他们眼中,我们活该。

  ca47af624b5b4ceea65e6f3b6263e53b.jpeg

  山大学生对校方声明的质疑

  我一点都不想为山东大学开脱。事实上,连在之前的 山大事件中有 “护校” 倾向的一些同学,如今都对学校的反应大失所望。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山大女生宿舍楼外仍有校外人士在徘徊。学校已经加强了审核和保安的警戒,入校必须出示校园卡,并表示会有其他保护学生的举动。但我还是很愤怒,我无法接受我和身边的女同学要面对这样的不公正。

  我还想对侮辱过我们的网友们说:你们欠我们一个道歉,不光是因为你们说过的那些话,还因为你们的恶毒让我们这些20岁出头的女孩对世界过早地失望了。

  但即使如此,我也永远不会让自己成为你们这样的人。

  // 作者:言 & Alexwood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山东大学

  学伴

  民族主义

  留学生

  女学生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买球开户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