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的荆南那么小,为何没被几个大国吞并?

国际新闻 浏览(772)

“小鱼”面积很小,却成为十国之一,这就是荆南(或称南平)。要知道,五代初期,割据河北北部的燕国,割据陕西西部的岐国,面积和实力都远远强于荆南,都没有资格列入十国。

  

  荆南在哪呢?长江中游有个历史文化名城,就是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在古代有个大名鼎鼎的名字江陵(当然荆州这个名字的名气同样大),荆南就以江陵为都。荆南面积有多小呢?荆南被北宋灭亡时,只有3个州,17个县。十国中再没有哪个国家比荆南更小了,3个州是江陵府(湖北省荆州市附近)、峡州(湖北省宜昌市区附近)、归州(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附近)。

  刘守光的燕国与李茂贞的岐国,之所以没有被列入十国,主要原因是灭亡太早了。燕国亡于公元914年,岐国在公元923年就成为后唐的附属了。立国于湖南的马楚被南唐于公元951年灭亡后,原楚国将领周行逢几年后又控制了湖南,是实际上的楚王。只不过周行逢的王朝寿命太短,公元963年就亡于北宋。荆南虽小,像一叶扁舟在大海上被大风大浪吹得东倒西歪,但人家“命”长,一直存活到公元963年。

  

  当然,如果按存在时间长短论,割据于陕西北部的定难军(西夏前身)也应该算进十国,但没有。定难军面积和荆南差不多大,时间甚至长于荆南,一直活到公元982年才被宋太宗赵光义吞并(族人李继迁不服宋,反宋建立了西夏前身)。寿命更长的定难军没有算进五代十国,而荆南是十国之一,那就需要说一说地理原因了。

  定难军位于大西北的黄土高原,经济较为落后。最关键的是,五代十国时期,各路军阀争夺的是中原地区(包括长江流域以及以南地区)。定难军偏于西北,对中原地区的争夺起不到决定性作用。比如晋(后唐前身)与后梁争霸时期,晋王李存勖或梁帝拿下定难军,都不会对争霸起到决定性作用,最多有一点威胁而已。而荆南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荆南在五代十国时期战略版图上的重要性。

  

  五代十国是个天崩地裂的大乱世,割据势力非常多。先说北方,在早期,梁朝割据黄河中下游地区,也就是河南、山东、陕西中部、淮河以北等地区。晋国割据山西,后拿下燕国,占据河北形势之地。公元923年,晋灭梁统一中原。之后,北方基本处在一个王朝的控制之下(不包括契丹、定难军等),比如先后有后晋、后汉、后周统治。

  而在南方,割据势力就比较多了。西有蜀国(先是王建建立前蜀,后是孟知祥建立后蜀),东有吴国(先是杨行密建立吴国,后由南唐代吴)。吴国东南有钱建立的吴越国(割据浙江全省、苏南、上海),吴越南部有王审知建立的闽国(福建全省)。吴国正南方是刘隐、刘岩兄弟建立的南汉。蜀国以东、吴国以西,有木匠马殷建立的楚国(割据湖南、广西北部)。

  

  不算最北边的契丹,当时有能力逐鹿中原的势力,也就那四个:北边的五代(梁、唐、晋、汉、周),西边的蜀(前蜀、后蜀),东边的吴(杨吴、南唐),南边的楚。在蜀国以东、吴国以西、楚国以北,五代以南,就是荆南。换言之,荆南夹在中原、吴、蜀、楚四大强国之间。

  一般来说,大国旁边的小国,往往会成为大国争霸的炮灰。比如波罗的海三国(从北往南依次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在二十世纪前期,就夹在德国与苏联之间,不停地被两个大国来回折腾。再比如春秋时的郑国,夹在两个超级大国晋国(北边)、楚国(南边)之间,不知道受了多少夹板气,只好“朝晋暮楚”。

  就荆南来说,五代、蜀、吴、楚四个大国,随便挑出哪一个,站在荆南面前,都如同一头大象站在松鼠面前,实在不成比例。蜀国要灭荆州,出兵奉节,顺江而下,拿下荆州易如反掌。楚国雄兵十万,要灭荆南,可以顺湘江北上。吴灭荆南,从武昌出兵,溯江西上也不是问题。中原王朝更不用说了,不用举全国之兵,随便调两个节镇(节度使)的兵力,就能把荆南打出花来。

  

  但是,荆南最大的幸运,偏偏就是夹在四个大国之间,这反而有利于荆南的存在。这有些类似欧洲的内陆国瑞士,面积只有4.1万平方公里的瑞士夹在法国(55万平方公里,欧洲部分)、德国(35.7万平方公里,统一之后)、意大利(30.1万平方公里)三大国之间,这种特殊的地理存在,反而有利于瑞士的存在。法国、德国、意大利三大国,谁吞并了瑞士,另外两个国家都不会同意。而三国如果瓜分瑞士,又分不到“几两肉”,还不如维持现状。

  当然,瑞士是个特殊的国家,有特殊的历史,和荆南不太一样。但是,瑞士与荆南都夹在几个大国中间,生存之道其实是差不多的。中原王朝、蜀、吴、楚,谁要单独吞掉荆南,都会激起其他几大国的强烈反弹。假如是中原王朝灭荆南,蜀会担心东线门户被封堵,楚会担心北面门户洞开,吴会担心西线门户武昌失去了战略屏障。

  

  至于赵匡胤统一的第一战就拿下荆南,那是因为统一之路已由周世宗柴荣铺好了,后蜀精锐被周军歼灭,南唐精锐被周军歼灭,还拿下江北十四州。楚国的周行逢实力偏弱,原来的广西部分被南汉吃掉,不可能与中原抗衡。在中原王朝与南方几大国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荆南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统治荆南的高氏就利用战略地理上的这个优势,在几颗鸡蛋上来回跳舞。荆南不但向中原王朝称臣,还向蜀、吴称臣,捞取战略好处。

  

  荆南和南北朝后期的西梁国非常相似。首先,二国的地域完全相同,都统治江陵等附近狭小的区域,向中原大国称臣。所不同的是,西梁国完全是北周(前身是西魏)扶持起来的傀儡。有没有西梁国,都不会影响北周、北齐、南陈三足鼎立的格局。西梁虽然与荆南地域相同,但在各自时代的战略存在价值明显不如荆南。西梁相当于房子上的一片瓦,有没有都不影响房子的使用。荆南则相当于房子的顶梁柱,抽走顶梁柱,房子就塌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auto.battlefield4download.com